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

肠易激综合征(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IBS)是一种临床上常见的以腹痛/腹部不适伴排便习惯改变为特征的功能性胃肠病(functional Gastro-Intestinal Disorders,FGIDs)。主要症状包括腹痛、腹泻(每日3~5次或更多)、便秘(排便困难)、腹胀、排便不净感、排便窘迫感、失眠、焦虑、抑郁、头昏、头痛等精神症状。

肠易激综合征是以腹痛或腹部不适伴排便习惯改变为特征的一种肠道功能紊乱,在诊断时,往往检查没有发现形态学和生化指标的异常。肠易激综合征是胃肠道最常见的功能性疾病之一。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患病率较高,且有逐年增加的趋势。尽管没有对患者的生命造成威胁,但在一些患者中,严重影响生活质量,并且会给患者带来较高的医疗费用。因此认识肠易激综合征,对于患者自我调节,减少困扰,长期调节肠道功能有非常关键的作用。

目前,IBS的发病机理尚不完全清楚,国际普遍认为IBS是机体应激反应与心理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可能涉及遗传、环境、心理社会及胃肠感染等因素的影响,导致胃肠动力的改变、内脏高敏感性、脑-肠轴相互作用的紊乱、自主神经和激素的变化等。

约有多少人患有肠易激综合征呢?我们回顾了国内外发表的一些文献:亚洲国家患病率大多在5%左右。欧洲和北美发病率为 10%-15%,大洋洲为11%-17%, 非洲国家为10%左右。可见,亚洲人的患病率较白种人绿略低。早期有研究采用相同的调查表对亚洲及欧美地区IBS患病率进行调查,发现泰国人群发病率为4.4%,英国为13.6%,美国为22.3%。另外一项研究结果显示,日本和新加坡人群肠易激综合征患病率为9.8%和8.6%,与欧洲(9.6%)和澳大利亚(6.9%)的患病率相似,但明显低于加拿大和英国(12%)。在我国,不同地区IBS患病率也存在差异,如广东省IBS患病率为5.67%,武汉地区消化内科就诊患者中IBS患病率为10.7%,与多数亚洲国家的调查结果相似.

IBS是值得重视的临床与社会问题。IBS症状常影响患者的学习、生活和工作,且病程迁延反复,长期困扰患者,对患者的生存质量产生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IBS的直接医疗费用(包括诊断性检查、就诊治疗及住院的费用)和间接医疗费用很高,同时患者因疾病而旷工、旷课也造成间接的经济损失。据估计,美国每年因IBS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的损失高达300亿美元。

IBS的发病率文献报道不一,在英美等发达国家占所有年龄组的20%-30%,占成年组的15%-20%。由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发布的《中国肠易激综合征专家共识意见》指出我国普通人群IBS总体患病率为6.5%,约8775万人。患者以20~40岁中青年居多,男女比例约1:2,且脑力劳动者高于体力劳动者。

 

近年来,随着社会竞争加剧、环境条件改变,该病覆盖人群有扩大趋势,发病率有明显上升趋势。目前临床对IBS-D尚无专门的治疗药物,只能针对具体病人相应症状进行对症治疗。此外,临床实践发现微生态制剂益生菌对该病有一定疗效,如普唯尔®、理中归元®系列微生态制剂。

艾替沙敏是以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with diarrhea,IBS-D)为适应症开发的1.1类化学小分子新药。经过长期的临床试验证明:艾替沙敏可明显地改善受试者的相关症状;该药物的安全性和耐受性良好。最新研究认为艾替沙敏是细胞应激/蛋白糖基化过程中的重要物质。蛋白糖基化途径的关键基因MGAT5研究发现,支链N-糖基化途径缺陷的小鼠模型(MGAT5-/-,MGAT5+/-)表现出对溃疡性结肠炎等疾病的易感性增加。而外源补充艾替沙敏处理,可降低疾病严重程度并抑制疾病进展。此外,研究发现,艾替沙敏可以通过肠粘膜中受控的T细胞介导调节免疫应答。

目前艾替沙敏正在开展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多中心临床试验评价N-乙酰氨基葡萄糖(艾替沙敏)胶囊治疗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大规模补充临床试验(方案号:TG1502IBS)。为充分考虑前瞻性和客观性,结合美国FDA及欧盟对于该病指导意见,本次临床试验的IBS-D招募与评价标准主要以罗马Ⅲ诊断标准为基础制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