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中归元益生菌

《黄帝内经》:“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黄帝内经·太素》:“空腹食之为食物,患者食之为药物。”

《千金翼方》:“上医医未病,中医医欲病,下医医已病。”

人体是一个开放复杂巨系统,其组成成分之间存在着复杂的互为因果的非线性关系。借用中国医家语言,人由精气神三个子系统构成,三者相互关联又相互转化,内部蕴藏着生命繁衍和生命向更高级阶段跃迁的无限奥秘!历代医家都在保卫人体生命这个科学领域不懈探索,在东方,特别在我国传统医学中有两句话,众人皆知:“肾为先天之本”,“脾胃为后天之本”。脾虚使机体出现消化吸收障碍,出现纳差、便溏、消瘦等症状,机体各脏器间的平衡遭到破坏进而导致菌群失调,而肠道菌群的失调又加重脾虚症状。脾虚泄泻患者双歧杆菌(B)/肠杆菌(E)比值低于正常人,厌氧菌减少,尤其是B/E值改变是脾失健运患者肠道微生态学的主要特征。

脾虚为中医学中的常见证候,是反映脾胃生理机能不足的综合征,包括脾虚气滞、脾虚湿阻、脾(肾)阳虚、中气下陷、脾不统血等证型。脾虚证常见精神疲倦、少气懒言、疲乏无力、腹胀纳少、食后胀甚、大便稀、舌体胖或有齿印等症,而脾虚气滞、脾虚湿阻、脾(肾)阳虚、中气下陷、脾不统血等证型均是在脾气虚证候基础上出现的。脾虚湿阻证多见大便时溏时泻、迁延反复、完谷不化、头身困重、容易疲乏、舌苔厚腻等症状,脾(肾)阳虚多出现腰酸肢冷、喜温喜按、小便清长等寒象,中(脾)气下陷证多伴有久泻、脱肛、子宫脱垂等症,脾不统血证多伴面白无华、月经过多、便血、衄血等症状。脾主运化(脾气)的正常是脾运及脾化正常生理功能的保证;脾气虚损是脾不运和脾不化的病理根本;采用以健运脾气为主轴的理法方药,是治疗FGIDs脾不运、不化,恢复脾运和脾化的基本治法。

脾位于中焦,主运化、升清和统摄血液。主运化,即脾具有把水谷化为精微,并吸收传输至全身的生理功能,包括 ①运化水谷:对饮食的吸收。脾是气血生化之源,若失常,则致食欲不振、腹胀、便溏等。 ②运化水液:指脾对水液的吸收、传输和布散。简单点说就是通过肾的蒸腾作用 ,把摄入的水转化为气,上输到肺,肺再把这些气“凝固”成水分,运送到四肢、肌肉、皮肤等;同时,多余或含浊的水液排出体外。若此功能减退,水湿停滞,即痰、湿等问题出现。

 

思伤脾,久坐伤脾,所以知识分子伏案工作的,脾虚湿郁的多。湿郁久了就成痰(无形之痰),堵在体内就开始一系列的亚健康症状:虚胖、乏力、动辄汗出、大便粘而不畅。脾虚的人宜食:具有补脾益气、醒脾开胃消食的食品,首推红枣,李时珍称“枣为脾之果,脾病宜食之。健脾也可用山药、、、芡实,还可选择利水渗湿、补脾止泻、健脾宁心效果的茯苓、莲子、芡实。脾胃不好的人不宜多吃酸味食物,因为酸入肝,会使肝气更盛,而肝木又是克脾土的,这样就会使弱者愈弱。另外,脾虚的人还忌食性质寒凉、易损伤脾气的食品。

近现代肠道微生态的研究赋予了传统医学中脾胃功能、中气运转等笼统概念以具体内涵,也许其中还有很多别的内容,但微生态这一巨大的宏观存在无疑是古老的脾胃概念中特别值得关注的部分。

在疾病情况下,在大剂量抗生素或激素应用下,肠道微生态受到破坏,人体的抵抗力随之减弱,医院感染已成为一个严重问题。还有现代生活方式下,紧张的生活节奏,到处是空调冷气,沿街是烧烤烟熏,还有新潮的违逆自然的衣着等等,均严重地扰动着机体内环境的输入物质内容和能量平衡状态。从宏观到微观各层面时刻响应着这种变化,而作为这种非平衡响应的最敏感一侧,微生态的整体状态必然随着个体的应激而发生恶化。进而,通过其在进化中形成的巨大的对宿主的扰动作用发挥影响。致人体处于病态或亚健康态。后天之本发生功能弱化或严重失常。人体的“后天之本”,该转化的不能转化,失去了生化之源,该转输的难以正常转输,在机体内形成糟粕堆积,毒素扩散,使机体的毒素在体内分布出现平衡化,致人体细胞膜的开合及其胞内酶的正常工作所需要的非平衡驱动力丧失,环境偏离正常范围越来越远,长年累月,发生突变和功能异常,积累到宏观生命活动严重的失常,出现中医的“证”或西医的“病”,于是从亚健康走向病态,病态者到医院,又经抗生素、化疗药、激素等二次打击,终于雪上加霜,彻底崩溃。

因此,原始归元,治疗健身还以恢复和维护微生态的正常为本。这恰是理中归元系列益生菌上市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