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道微生态

人体肠道内定居着以肠道细菌为主的百万亿级微生物,对宿主的肠道环境甚至整个个体产生重要的生理、病理影响,这些微生物与其定居环境共称为肠道微生态。

人体自身+ 微生物= 超级生物体

人体实际上是人体自身细胞与人体微生物共同进化的结果,人体微生物组的个体差异直接影响着人体机能的个体差异。

影响人体的健康因素分为可按因素和不可控因素。人体基因组为不可控因素(权重40-60%),不同人基因组差异在千分之一和百分之一之间;人体微生物组是可控因素(权重20-30%),个体基因组差异造成的个体菌群差异(人体免疫基因组的差异对不同共生菌的选择);常年的食物结构差异造成的菌群差异(高蛋白/高脂肪与素食之间的肠道微生物菌群差异)。剩余主要是环境因素(20-30%),个体的生存环境和生活习惯千差万别,环境污染、病原微生物及个人生活习惯直接或间接影响身体健康。

一个身体,两个“大脑”

大脑由胶质细胞组成,内含850亿神经元,可产生100种已发现的神经递质,产生机体所有多巴胺的50%,人体所有血清素的5%,血脑屏障限制部分物质进入大脑。

肠道又被称为“第二大脑”,肠道神经也由胶质细胞组成,内含50万神经元,可产生40种已发现的神经递质,产生机体所有多巴胺的50%,和所有血清素的5%,不能进入血脑屏障的物质最后全部进入肠道代谢。

肠道微生态在肠道与中枢神经系统交互作用中起重要作用,肠道及其微生态可以改变机体情绪和行为,影响神经系统疾病和其它疾病的发生、发展。